NancyLuoo

A hard day's night

《飞鹰艾迪》狼教练和他的小柯基Bronson/Eddie(NC17)首更一

镇魂湛阑:

原作:飞鹰艾迪/Eddie the eagle

配对:Bronson/Eddie

分级:NC-17

注释:剧情发生在Eddie收到官方成绩单后在是否参加奥运会的问题上和Bronson发生争执。较原作改动较大。

【先发一章,还在研究LOFTER上怎么发肉,会不会被和谐啊……】

“嘿,Bronson,快看这是什么!”金发男孩兴冲冲地推门而入,顶着一头微乱的卷毛,脸上挂着一个大写的Eddie式的灿烂笑容,“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一切都按规矩来!他们记录了每一次的成绩,包括练习!”他兴奋的喊着,双颊因为一路小跑染上红扑扑的颜色。随后他激动地把标注着「61米」的高山滑雪成绩单一把拍在Bronson桌上。
    “我可以去参加奥运会啦!”男孩推着鼻梁上挂着的笨重眼镜,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Eddie拆开信封看到成绩单的那一刻简直要兴奋的要飞起来,如果Bronson也看到了会是什么反应?他在心中小小的幻想了一下Bronson那不苟言笑的严肃脸上会露出何种表情,或许会是自己期待已久的那个欣慰的笑容?这么想着Eddie心里仿佛糖罐子被打翻,甜的要溢出蜜糖来。
但Bronson的反应,与自己当初的预想相差甚多。
他看到男人把成绩单放在一边,没有笑容,没有惊喜的表情。只是缓缓站起来走到自己面前,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握住了自己的肩。Bronson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听着,Eddie。你知道以你现在的成绩参赛,会是什么结果吗?”Bronson清了清嗓子,他不愿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你可能会是垫底。”曾经在心里思考过无数次以何种方式劝说Eddie放弃参赛,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个满腔热情的男孩因为拿不出优秀的成绩而成为别人耻笑的对象。
暴露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就像小丑一般任人嘲讽,各种言论像锋利的纸片一样从四处刮来。被教练从国家队除名时的痛苦回忆再一次涌上来,噎的让人窒息。
“你在开玩笑吗Bronson,参加奥运会!这不是我们一开始的目标吗!”Eddie说话的时候嘴唇控制不住的颤抖,“垫底又怎样!我能参加运动会,这不就够了吗?”
Bronson叹气,加重了握住Eddie肩膀的力度,眼神露出恳切的担忧,“你不懂,Eddie,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垫底,他们会把你当小丑。”
“我不需要得到他们的肯定!”有你的就够了。Eddie顿了一下,没有说出后半句话,他感觉胸口像塞了一块海绵一样涨的发疼。比正式比赛时成绩失效还要难受。
自己一直在追逐Bronson的脚步,比谁都要努力,比谁都要执着。
Eddie回想起目睹Bronson在90米跳台的腾空一跃的那一刻。Bronson简直帅呆了。他在空中的线条是那么完美,动作是那么干净利落,凌厉的傲视一切。看到一个Bronson招牌式的单膝跪地式落地,Eddie觉得自己就像个十几岁的姑娘一样心脏砰砰的跳,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样。Bronson走上来一把抱住他,尽管是隔着衣服感受到他紧实的肌肉和有力的手臂力道,Eddie感觉自己的脸红的要冒烟了,幸好是晚上Bronson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发烫的脸。
当Bronson说要做自己的教练时,Eddie激动的简直要蹦起来。而从那时开始,参加奥运会目标已经不仅仅是为了那个「Eddie的梦想」了。还有他热爱的高山滑雪和让他爱上这门艺术的那个人。
而Bronson现在,他在说什么?放弃奥运会?Eddie感觉鼻子里酸酸的,他把脸别过去,不想直视Bronson眉头微皱的脸。
“让我指导你,再过四年,等你拿出成绩了再去不好吗?”Bronson看着Eddie快要哭出来的脸,感觉心脏被刺了一刀一样难受。他知道这是Eddie长期以来的梦想,可是他不想放任Eddie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我是英国现在的记录保持者,我可以的Bronson!”Eddie咬了咬嘴唇,转过头,“我一定会去的!”
“别忘了你两个月前跳40米还会摔跤!”该死的这孩子为什么就是不懂,Bronson用另一只手也用力握住Eddie的肩膀,他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听着,Eddie,当年我被教练踢出去的时候,他说我不能认真对待自己,更别说认真对待滑雪了。我不想你走我的老路!”
“别忘了你两个月前还是个天天喝酒的醉鬼!”Eddie红着眼睛吼道,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当着Bronson的面哭出来了。他挣脱了Bronson的双手转身就奔出门把车开走了。
“Eddie!”Bronson紧紧跟出门,看着Eddie的车渐渐消失在大雪中。想起来刚才隔着眼镜看到Eddie微红的眼睛,他狠狠的拿握紧的拳头砸向木门,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Eddie在车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他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抹去眼泪和鼻涕,然后又把它们揩在方向盘上。
回想到上次他坐在车里打喷嚏用手揩鼻涕时,正在开车的Bronson用另一只手摘掉他笨重的眼镜,然后扯下一张纸巾呼在自己鼻子上轻轻的擦拭。想到这些的Eddie难过的要死,他的眼镜上糊满了水雾。他只想把刚刚和Bronson的对话全部忘掉忘得干干净净把他们丢的越远越好。
他把车开到了Petra的酒吧。
因为大雪,酒吧里冷冷清清,只有几个曾经嘲笑过自己的挪威人运动员围坐在酒吧中央高谈阔论。
他只想无视他们。
“Hey,Petra。”他有气无力的跟老板娘打招呼,刚刚哭过的眼圈还红红的,看起来就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
“Eddie,你这是怎么了?”Petra有些担心的看着这个男孩,“要牛奶吗,热的。”
“不……今天我想来点酒,最好的容易醉的那种。”他趴着把头埋在双臂上闷闷的说。
“天呐你是跟Bronson吵架了?”老板娘担忧的问道,“你确定要喝酒?”
听到Bronson这个名字Eddie感觉胸口像被人揍了一拳一样疼。
“我确定。”他没有回答Petra的问题,闷闷的拿双手捂住了脸,感觉心里难受的要死。
“好吧。”Petra看着男孩消沉的脸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看样子他今天是不喝醉不死心,Petra担心的想着,转身拨通了Bronson的电话。

Eddie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喝酒的能力。
一口入喉他就被呛的眼泪要出来,索性眼泪直接就留了下来,一口气喝完三杯眼泪刷刷的怎么也停不下来。眼前的酒杯开始有些看不清了,他迷迷糊糊地感到眩晕想趴下睡一觉,然后听到周围传来几声调笑。
“嘿,这不是英国小公主吗。”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那几个挪威人围了上来,“只喝牛奶的小公主学会喝酒了?”
“你们走开,别来烦我……”他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又把脸埋到臂弯里。他不想看到他们,他只想睡一觉然后忘掉全部。然后突然感觉头发被人用力一扯,自己被强迫抬起头,眼镜被粗暴地一把扯下。
“你们看,这小子哭鼻子了。”又是几声起哄的笑,“被你的醉鬼教练欺负了?”
“不许说他是醉鬼!”Eddie 下意识大吼一声,他瞪大眼睛,脸上写满怒气好像随时都会站起来干一架,但是喝了酒的他显然没有什么威慑力。
“嘿,喝醉的小公主想打架?”为首的挪威人更用力的向后扯了一把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用力捏住他的下巴。
Eddie吃痛的呜咽了一声,伸出手想反抗双手却被其他人按在身后。
“滚回英国去吧,别他妈天天再嚷着高山滑雪,我们可不想替你收尸。”那人在他耳边吐了一口气,“除非你想屁股被我操开花,小子。”
Eddie用力的挣扎了一下,酒精让他浑身无力,脑袋疼的要炸开,眼前的人模模糊糊,他狠狠瞪着周围几个人高马大的挪威人,撇嘴吐出一口唾沫,“呸,见鬼去吧。”
这个举动一出他马上就感受到了几人的怒意,屁股被人用力掐了一下,他疼的咬住了嘴没有叫出声。
“你他妈想被操?”听到为首的挪威人在自己耳边恶狠狠的吐息,Eddie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他感受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害怕。
就在这时候,他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好像出现了Bronson的身影。
Oh my god,为什么Bronson会出现在这里。在他们刚刚争吵后不到一个小时,在自己想喝醉然后把他们的争吵都忘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不对,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被一群挪威佬控制着,简直像只柯基被一群藏獒围住要群殴,Eddi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这个比喻。这太尴尬,被Bronson看到这些简直太丢人了。
他宁愿被挪威人揍一顿。
    男人砰的把门撞开,带着怒气朝自己走来。他的表情阴暗的可怕,简直像要杀人。
“你们他妈给我滚远点!”Eddie从未见过这样发狂的Bronson,他咆哮着,脸阴沉的吓人,无形中给人种下一秒就会被他生吞的错觉。甚至没有给挪威人回话的机会,直接给了旁边的人狠狠一拳。
酒的后劲渐渐上来,Eddie头疼的发胀,眼前的Bronson变成好几个,跟几个挪威人撕扯在一起,他想去帮Bronson一把,但他昏昏沉沉觉得自己眼前都要冒星星了。恍惚中看到那几个人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走出了酒吧,Bronson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然后向自己走来。
“Eddie,起来。”他感觉到Bronson拍了拍自己的肩,那只手的热度让人很有安全感。Eddie自己迷迷糊糊中肯定咧嘴笑了一下。
然后,他听到Bronson一声叹气,自己就被拉到一个宽阔的怀中打横抱了起来。那感觉太过不真实,Eddie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温暖的怀抱里,耳边传来有力的心跳,腰部感受到Bronson紧实有力的手臂托着自己,好像做梦一样。
一个美的虚幻的梦。

—TBC—

评论

热度(26)

  1. NancyLuoo蔹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