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Luoo

A hard day's night

【飞鹰艾迪/王牌特工/X战警xover】【休塔/狼蛋/隐哈蛋】Brucia la terra【8】

尔雅亦云:

千粉抽奖活动戳我~

我的天哪终于扒马甲了!!讲真,再写下去我要尴尬而死了!!

_(:з」∠)_

【8】

他们在第二天傍晚抵达了目的地。Taron一路都在睡,眼镜时不时从鼻梁上面滑下来,他又迷迷糊糊地把手从盖在身上的Hugh的外套下面拿出来把眼镜推回去。他还没来得及把胡子刮掉,那片浓厚的毛发在他的呼吸下轻轻地一抖一抖。他的胡子蓄起来之后是很漂亮的棕色,比他的头发颜色要深、而且发红——不过,由于染得太频繁了,Hugh其实也不敢肯定Taron原本的发色是什么,只是每每挨近看时总觉得他发根处的颜色要浅一些,大约他原本的发色就很浅吧。

车子行驶了两个小时,路边的景色仿佛都没怎么变过——除了雪山就是森林。直到视线突然开阔起来,深山中突然出现了一大片豪华的建筑物——一座占地几乎相当于一个小镇的度假村,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带了一个小飞机场。

Taron揉揉眼睛跳下车,带着没睡醒的鼻音说着“比想象中的好多了”“听说很多名人都来这边度假”之类的话,Hugh看着服务生把箱子都搬上了行李车,才跟他一起走进去办理入住。

“一间特别定制大床房,对吗?”在核对过信息后,前台小姐带着美丽和蔼的微笑向他们确认道。

“特别定制?大床房?”Hugh歪过头去看着Taron,都不知道该先抓哪个重点了。

“给你个惊喜。”Taron眨眨眼睛笑着答道。“除非你不想跟我一起睡?哈,不好意思先生,已经没空房了,不然你可以在游泳池边,自己吹个气垫床凑合一晚。”说完他便自顾自地接过房卡,还冲前台小姐抛了个媚眼,大步走向电梯去了。Hugh摇着头笑了笑,跟在他身后。

他们收拾停当后又到一个带着假山流水的日式风格的庭院餐厅里共进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然后到那个所有人都赞不绝口的温泉里泡了一会儿,等到真正在那张“特别定制”的大床上躺下,已经是接近午夜时分了。原本Hugh以为会是水床什么的,但它看上去和普通的床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在躺上去时才感觉到差异——它很软,特别的软,像是跌进了一团云朵里面,又好像是陷入了一滩流沙,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淹没进去一直掉到地板上。实在是太舒服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这种软得要命的床的?Hugh没忍住在上面打了两个滚。当他翻回原地时Taron已经扑上来了,他的浴衣丢在了床脚凳上,身上什么都没穿,身子上还透着粉红,留着一层热乎乎的水汽。他搂住Hugh的大腿,用下巴在他的小腹上来回蹭着,那片胡茬磨蹭得他有些痒。

“不错的惊喜,男孩。”他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还是湿湿的。Taron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表情开心得像是个因为在学校表现很好而受到表扬的孩子。

“我猜你想要更多。”

“那就给我更多惊喜。”他鼓励地捏了捏他的耳垂,而他的男孩心领神会一般缓慢下移,动作温柔驯顺得像一条小狗,而那不安分地到处舔弄的舌尖也像。说实话,Taron以前没为他做过这个,不过他的吻技很好,舌头柔软灵活,那么可想而知嘴上功夫也会不错。他的呼吸异常炽热,像是刚才在滚烫的水中浸泡的那么一会儿让热度都渗进他的身体里去了,喷吐在他的两腿之间犹如一股股细微的暖流令人难耐不已。他的胡子紧挨着嘴唇,柔软潮湿的舔吮令他忍不住低吟,而伴随着那一团毛茸茸的搔刮又让他想发笑。Hugh低喘着用两肘撑起身体来,看着Taron努力了几次想把它全部吞下去又都失败。他当然不可能成功的,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顶端抵进Taron的喉咙时的喉管剧烈的反应,可是他努力尝试的样子实在令人着迷。Hugh伸长了手,像是鼓舞一般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单手握住了他的颈项微微使力向自己拉过来,Taron随着他的力道继续向前,眼角甚至都带上了一点儿湿意,喉结硌在他的手心里一下下滚动着。

最终他还是没来得及达成目标。高潮来临时Hugh想把Taron推开的,可还是晚了一步,他把自己整个儿砸进床垫里,闭着眼气喘吁吁地等待眼前炸开的一片白光变暗消失,同时感觉到Taron爬上来,趴在自己的胸前连笑带喘咳个不停。

“咳……至少我尝试过了。咳咳。”

身下柔软得像是奶油的床垫和高潮的余韵令他慵懒极了,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他摸索着抱住Taron的头拍了两下,然后低头吻了他的头发。

Taron向上挪了挪,伸出一只手抚摸他的脸庞。“别睁眼。”他说,离得很近,声音很低,传过来的话语几乎就像一个印在耳边的吻。有一小片冰凉的东西套在他的手指上掠过自己的脸庞,Hugh还没来得及细想,一股剧痛就从颈部刺入,接下来他猛地一下坠了下去,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醒来时并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很快就知道了。

“五万五千伏特的电击,正好让你昏迷了……五分五十秒。你对电流的耐受度挺高的,最强效的失忆针一般会让你维持在昏迷状态七分钟以上。”他看到Taron坐在床边的扶手椅里,手中捏着一只手表。他已经重新穿好了浴衣,胡子也刮过了,甚至头发都打理成了平时那一丝不乱的整齐样子。而他自己完全嵌进了床里,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像是整个身子都被涂满了强力胶牢牢地粘住了一样。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钢爪在被电击的瞬间刺破皮肤伸了出来,可是刚刚冒了个头就被身下那股强大的力量给固定住了。

Taron从扶手椅上站起身来,一边将手表戴在腕上一边向他走过来,他的眼镜反着光,使他的眼神不可捉摸起来。“我劝你还是省些力气的好,这个装置对包覆你全身骨骼的艾德曼合金的吸力是你自身力量的十到十五倍。”他说,声音听上去异常冷漠。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大笑了起来。“我居然没有发现!”每笑一声他都觉得肺在被拉扯着,使得每次呼吸都痛苦而艰难。“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男孩,你居然是个特工!”

“你已经脱离金刚狼这个身份太久,你的警惕和敏感都退化了。”他站在床边冷笑道。“然而,恐怕我不得不请你去一趟英国了,Logan。”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高空恐惧症对吧,你?”

他被有点尴尬地连着整张床搬上了飞机,而年轻的特工坐在另一侧舷窗旁的单人沙发里。他换上了整肃的西装,而面容也严肃得如同滴水成冰。从上了飞机他就一言不发,手中不停地、反复地翻着一把蝴蝶刀,锋利的金属来回摩擦的冰冷声音听着就不寒而栗。在听到Logan的问题后他才“咔嚓”一声将刀合了起来。

“对于你这种保护欲过剩的人,伪装弱小往往是最为有效的。”他努力使语气带上点儿轻蔑,可是反而显得太过刻意了。

“最有效的……什么?”

“……”

“那么,我猜,Taron这个名字也不是真的了吧?你其实并不在乎别人把你的姓读成埃格顿还是埃哲顿,因为那根本不是你的名字。”

“它跟Hugh Jackman一样,都是个伪装而已。”

“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个好……演员。”Logan深深叹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男孩?”

他又“嚓”地一下掰开了蝴蝶刀,刀刃在他的指掌间飞舞。没有回答。过了半晌,才开口说道:“你问得太多了。”

“我这辈子,有太多的问题没有得到过答案。”他目不转睛地望着飞机顶棚。“所以我知道,有些事情,问出口至少不会更坏。”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一时间只有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回响。

“那么,说些我能知道的吧。你们是谁?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又要拿我做些什么?”他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往事历历从眼前闪过。不要紧的,他已经经历过最坏的了,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呢?更何况有……这个男孩在,大约会比以往好上一些。他竟悲观地发现自己有些乐观起来。

年轻的特工沉默着折起蝴蝶刀握在手心里,然后他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抻了抻衣领和袖口。他的衣服上没有一丝褶皱,领带打得整整齐齐,整个人看起来光鲜亮丽地走到床边,弯下腰来,与Logan四目相对。

“也许你认为,你已经经历过最坏的了。但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并没有看到结束。你甚至……”刀刃从他的手心里弹出来,刀背“啪”一下打在Logan的胸前,贴着他的肋下危险地滑动着。“……还没有看到开始。”

TBC

所以说这篇严格来说并不是RPS……然而也不敢发SY

说了会把人生中第一篇RPS献给孔雀和CEO的!

什么?你问我啥时候写?我不知道呀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27)

  1. NancyLuoo尔雅亦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