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Luoo

A hard day's night

飞鹰艾迪 教练X艾迪 Petra的酒吧 一发完

不停想吃四川火锅的宫保鸡丁:

Petra的酒吧

 

终于赶在四刷完成的时候把这个写完了。其实电影看完还是觉得非常直的两个人,所以只能算是亲情向的。这篇文权当是给自己留个纪念,基本不会再写第二篇了。

虽然排片很烂,票房不理想,但是能在大荧幕上看到蛋蛋已经觉得足够幸运,当然剧情整个都又欢乐又精彩。所以期待明年蛋蛋的荧幕大片。

 

Eddie的奥运之路最终停留在了1988年的卡尔加里冬奥会上,当然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他终于实现了从小到大为之奋斗的梦想,并且奥运会之后他的个人影响力给他带来了一些可观的收入来弥补父母对于他一直以来的支持。当然最重要的是,虽然比赛结束了,但是他也收获了许多良师益友。

 

Peary最终去了加拿大,成为国家队的新一任教练,卡尔加里的奥运会除了让Eddie获得了“飞鹰”的称号之外,也让许多人包括专业人士注意到了Bronson Peary。一个能化腐朽为神奇的非一般的教练。在Peary决定接受这份工作前,他还是和Eddie讨论了这件事。对于Peary来说,只要Eddie还想冲击下一次奥运会,他就会陪着他继续训练。

 

Eddie在收到了医生对于他膝盖的诊断建议之后,还是决定与高台跳雪做暂时的告别。当然之后出台的“飞鹰规则”也让他不得不放弃,不过他相信Peary可以培养出真正能获得奥运金牌的冠军,或者可以让更多热爱高台跳雪的人实现自己的梦想。

 

当然还有那位热情美丽而又好心的老板娘Petra,她上周给Eddie通过一次电话,希望Eddie能在这周的周末去一次滑雪场的酒吧,因为她要准备结业。对于这一点Eddie表示非常吃惊,这个酒吧一直都是滑雪场里最受欢迎的地方。Petra并没有告诉Eddie要结业的原因,不过还是希望Eddie能来最后聚聚。

 

Eddie立刻就答应了Petra,没有什么事情比去见好朋友更加重要,虽然他原本有个节目要录制,不过他会想到解决的办法。Eddie有点庆幸他们的距离不算太遥远,至少比起加拿大,他只要开个车就可以到。感谢那次奥运会,Eddie不仅替父母还清了贷款,还给家里增加了性能完备的新车。

 

 

Eddie在下午的时候到达滑雪场,不过他下车的时候还是被人认了出来。或许在跳雪届他永远都会被记住,不管什么原因。他满足了签名合照的要求,然后与粉丝挥手道别。隔着酒吧的玻璃门,Eddie看到Petra正在指挥工人打包装箱。

 

Eddie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推门进去的时候,Petra也看到了他,然后朝他挥手。进门的时候Petra一如既往的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Oh,Eddie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Petra,这太突然了。”Eddie看着酒吧的一角堆起起来的几个箱子。

 

“是有点。”Petra摸了摸自己的发髻,然后习惯性的叉腰,“我也是这周才做的决定。Eddie,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许多运动员都睡过我的储藏室。”

 

“当然记得。”Eddie努了努嘴,这可是他长到那么大第一次被除了他母亲以为的女性这样亲近。

 

“有一个加拿大人,他每年都会来,一直锲而不舍的追求我,就算是退役以后也雷打不动。已经好多年了,他今年又来了,告诉我他接手了一个滑雪场,希望我能嫁给他,和他一起过去。女人总是容易被打动的,所以我同意了。”Petra有些感慨的说道,她看着Eddie露出了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的惊讶表情,然后攀上了他的肩膀带着笑意说道,“如果你舍不得我走,我可以考虑为你留下。”

 

这一次Eddie 没有瑟缩,他知道Petra 是在和他开玩笑,“Petra,我为你高兴,你会有更好的生活。”

 

“我还是怀念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样子,像是一只被吓到的鹌鹑。”Petra把那只搭在Eddie肩上的手放了下来,她看着工人在拆墙上的相框,“我会把我们的合影都带到新的酒吧,在加拿大那边的滑雪场我会开一座一样的酒吧,要知道那边也有很多你的粉丝。”

 

“所以那边还会有飞鹰套餐么?”Eddie笑着问道,看着Petra监督工人小心的包装相框。在88年的冬奥会结束之后,Petra的酒吧变得更加热闹了起来,许多Eddie的粉丝纷至沓来。Petra除了供应原有的酒类饮料之外,还增加了鲜奶,尤其是Eddie喜欢的牌子。

 

“当然,不止会有飞鹰套餐,还有醉鬼教练套餐。”Petra亲自将那些包装好的相框放进箱子里,她对那些相框非常的宝贝,“到了加拿大我还能常常见到Peary,说句实话,他现在变了很多还知道攒钱了。你们还联系么?我看你两都挺忙碌。”

 

“我们会通电话。一个月至少一次,他让我觉得自己离跳台并不那么遥远。” 不过他们很难见面倒是让Eddie觉得有点可惜,空闲的时候总让他想起和Peary一起度过的那些精彩纷呈的日子。

 

“要知道你们拆伙了我还挺舍不得的。”Petra突然想起了什么,“Eddie,你还有点东西在我这里,拉下的手套和鞋,虽然我很想把它们都拍卖掉,不过还是觉得应该物归原主,不知道新老板打算怎么布置这个酒吧。”

 

“你把酒吧卖了么Petra?”Eddie没想到Petra这么快就找到了卖家。

 

“正好有人愿意接手,还是你的熟人,Eddie。”Petra的嘴角浮现一个略带神秘的微笑,“或许有人想给你一个惊喜。”

 

“所以你说的熟人是他么?”Eddie指着推门进来的高个子男人说道,如果Eddie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他是挪威队的Erik,就是那个最开始在酒吧挑衅Peary的那个运动员Erik。

 

“差不多。”Petra挑着眉说道。

 

“好久不见飞鹰哥。”Erik看着Eddie觉得有些激动的搓着手,“你可比以前瘦了不少,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可能是因为正常饮食的关系。”Eddie对Erik的印象开始并不怎么好,不过这些挪威人除了开始对于他口头上的嘲笑外,并没有真的对他做出什么不友好的行为。至少比起奥运会时那些故意让他无法参加开幕式的家伙来说,这些挪威人算得上是非常的友善,当然Eddie还记得他从70米的跳台摔下来的时候,也是这些挪威人第一时间冲了上来把他送到了医院。

 

“所以是你买下了Petra的酒吧?”Eddie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不,酒吧的新老板雇佣了我。”Erik立刻摇了摇头,“我要准备退役了,正好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差事。我对这里挺熟悉,也觉得待在这里挺好。”

 

“那新老板是谁?”Eddie继续发问。

 

“他是······”Erik刚想说出新老板的名字,酒吧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了。

 

Eddie看着进来的人愣了愣,但是Petra和Erik已经跑去跟来人打招呼。牛仔裤衬托下的大长腿,黑色的皮夹克,还有黑色的雷朋太阳镜,自从奥运会之后这就变成了Peary的招牌打扮。当然还有聚集在门口,蜂拥而来的体育记者,Peary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明星教练。

 

“Eddie,怎么不认识我了?”Peary走到Eddie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进门没有受到欢迎,而是看到了站在原地发呆的Eddie。

 

“不,只是有点突然,所以你怎么来了?”Eddie记得他们上周还通过电话,他并不知道Peary回来的消息。

 

“Petra找我过来的。”Peary说道,他看了看玻璃大门外还没散去的记者,对Eddie说道,“我说你有钱么?”

 

“你要多少?”Eddie说着开始翻自己的口袋,把手边的纸币和硬币都掏了出来。

 

Peary看着他着急掏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后随手拿了几张纸币说道,“这些就够了。”

 

“你欠了那些记者的钱?”Eddie看着Peary将钱收进了口袋,似乎准备要往外走的样子。

 

“应该是他们欠我的。”Peary说道,然后伸手勾住Eddie的肩膀拉着他一起往外走,“我们应该制造点新闻,这对宣传有好处。”

 

“什么?”Eddie还是有些不明白,但禁不住Peary的力气,还是被他拉着出了门。当然迎接他们的是一堆照相机镜头,以及七嘴八舌的各种问题,诸如Peary是不是被德国队高薪聘请,Eddie在这里是不是表示他准备复出。

 

“我来澄清一下最近的传言。”Peary非常自如的面对那些媒体,“回来德国并不是因为我要换新东家,而是因为我的一家酒吧要开业了,就是这家。当然确切来说,这是我和我的合伙人,也就是Eddie一起合开的酒吧。所以他不是要复出,只是为了我们酒吧的开业而来。”

 

“嗨。”Eddie悄声的表示了自己的不理解,他什么时候成了Peary的合伙人。

 

“还记得你刚才给我的英镑么,算你入股了。”Peary非常快速的说道,语气里带着愉悦的味道,“如果不想我们赔本的话,微笑。”

 

 

送走了那群记者之后,Peary看着Erik和Petra做最后的确认清点,所有的吧台桌椅Petra都折旧留给了Peary,还有那些剩下的啤酒牛奶和坚果。除了Petra的私人物品和那些珍贵的照片,其他的东西她都半卖半送。当然酒吧能转手到熟人的手里,Petra也觉得挺高兴。

 

“知道么,Eddie,自从Peary戒酒之后,他脑子不但清醒而且还变得精明了。记得有空来加拿大看我。”Petra离开前对着Eddie说道。她跟他们每个人都拥抱道别,她的丈夫等在私家车边。他们看着Petra上了车,然后离开。

 

Petra走了以后,Erik觉得没自己什么事,跟两位老板打了招呼以后回去了自己的住地,很显然酒吧开业还需要几天的时间。他们两个坐在酒吧外的桌子边,或许是因为Petra的离开,两个人都有些低落。

 

“为什么突然想要接手酒吧?”Eddie打破了沉默。

 

“Petra给我打了电话,然后我问她有没有找到买家,她说没有。我就突然觉得与其找个不熟悉的人,不如我自己接手下来。”Peary说道,摘下了他的墨镜,“Petra说得对,我不戒酒之后脑子清楚多了。我再想或许等我不当教练的时候,我还能回来当酒吧老板,继续生活在滑雪场里。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在这里的生活,苦和乐都是我的过去,但我想我爱这里。”

 

“这样挺好。”Eddie笑了起来,“至少酒吧不会变样,我们还能保持它原来的味道。这里一样对我意义重大,我认识了你,认识了Petra,去了奥运会。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一样是我的。”Peary的眼神里没有了当年的玩世不恭,“你给了我新的可以正视自己的人生。虽然我不能帮你再次冲击奥运会,但是我可以帮助更多像你这样有梦想的专业运动员,当然还有那些退役之后的运动员。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常常见面,两个月核对一下酒吧的账务。就像你说的,快要不记得我的样子,这听上去可真是个糟糕的事情。”

 

“或许下个冬奥会冠军会从我们的储物室里产生。”Eddie有些开心的说道,他想到了当年的自己,还有那个一切开端的酒吧储物柜。

 

“只要Erik不把他扔出去。”Peary说道。

 

“所以我们还会继续供应飞鹰套餐和醉鬼教练套餐?”Eddie问道。

 

“我决定把飞鹰套餐更名为飞鹰帅气教练套餐,醉鬼套餐改为奥运幸运酒套餐。”Peary说道。

 

“好吧,我希望奥运幸运酒套餐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Eddie摇着头说道。

 

“最重要的事情,给我们的酒吧取个名字,Eddie。”Peary说道。

 

“Fly, just fly.”

 

END

 

最后补一句,整个片子最萌的是挪威队,整个就是艾迪的后援团。虽然一开始说话不客气,不过基本哪里有艾迪哪里有他们,从70米摔下来,也是这群挪威人冲了过去。当然还有那个对艾迪飞吻的队员,除了你的脸有点猥琐,其他都很不错。

 


评论

热度(35)

  1. NancyLuoo过敏严重的宫保鸡丁 转载了此文字